当前位置 : 主页 > 足球看盘理论 >

欧赔的'赶与诱'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09-09-02 10:05
   我们都知道一个欧赔的开出是经过一套严谨的数学模型计算而来,而从赔率直接表现出来的外在形式就是胜平负的预期可能性(Estimated probability),这个在很多文章里都有详细的介绍。而在早期国内介绍赔率的贴子中(缘于博彩在国内的不合法等原因,我们无缘见到关于赔率方面的专著,只好从网络上学习各位前辈的贴子,如那位波友有这方面的专著或好贴,还请告知,E文的也凑合了,虽然E文不好,但毕竟原汁原味,先谢过^-^),关于赔率的来历好像因果倒置,在逻辑上有循环定义的嫌疑,相信误导了很多人,当初我也是云里雾里地犯晕,试想:一个主胜为1.80的赔率,在考虑了博彩公司合理利润的因素之后胜率是50%,我们换一个角度也可以说客队不败的概率也是50%,又对于亚盘而言,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半球盘请问你去上盘还是下盘?这不又回到了“抛硬币”这个古老的游戏中去了吗?而一个概率仅为50%的游戏我们都知道是不值博的,因为这样我们肯定没有盈利!我在研究凯莉方程式时也为此困惑不已。

 

   如过我的疑惑有些道理的话,那赔率的来历就必定另有出处,搞清楚了这个问题,赔率的“赶与诱”就不难解释了。

   众所周知,欧洲赔率的受注量很大,William Hill 经权威财务公司审计后的年营业额在25亿美元以上,按照其10%的利润率计算全年的毛利在2.5亿美元左右,可谓丰厚,而且由于英国乃至欧洲众多的博彩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相信每一间公司的所开赔率都会谨小慎微,因为毕竟大家共同遵守相应的规则就都会赚的大把的钞票,没有必要为了一、两场赛事涉险,搞不好还为他人做了嫁衣,但由于欧洲各公司缘于对比赛的理解、利润目标、客户群体、投注习惯以及受注额的不同使其所开赔率肯定具有多样性,所以这种赔率的多样性应该理解成若干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而非某一种或几种单一因素独自作用的结果。

   从以上层面上讲,每一个欧洲赔率的开出绝对是以安全并利润最大化为基本原则的,换句话说,就是要保证胜平负三种赛果的受注量在理论上的均衡,从而达到以上目标。博彩公司不是神仙,足球本身又是偶然性较大的运动,犯不着为了一场有限的利润贸然涉险,我们玩波都知道最经不起输,辛辛苦苦赢了两个平半盘还不够一场球输掉,怎么样,66%的胜率利润竟是负数!博彩公司同样经不起输!!

   如此不难看出,欧洲赔率所表现出来的所谓胜平负预期可能性(Estimated probability)实际上应该是投注群体的投注比例的相对反映,而与预期可能性(Estimated probability)这个概念不搭界,只是由于与最终赛果在统计上的、内在的或者说必然的某种联系而被众多的专家爆炒成预期可能性(Estimated probability)这个概念,我甚至怀疑这是人为的、别有用心的混淆!

   威廉、小立等公司是国际性质的大公司,客户群遍布世界各地,正所谓众口难调,所以其开出的赔率只要具备普遍性就可以了,没有必要也不可能追求到满足特殊性的完美境界,因此说欧洲赔率的初盘(Odds Availble)是可信的,在这个时候,并不是以“赶与诱”为主要目的。

   但是欧洲赔率在变盘(Odds Exchange)时却存在这个“赶与诱”的问题,拿昨晚博洛对祖记这场球来说,临场前两个小时左右,威廉、小立等几大公司无一例外地调低了博洛的获胜赔率,下降的幅度达到10%,应该说不小,这时就有一个和亚盘一样的“赶与诱”的问题了,所以我在早期购进1-0波胆的情况下,赶紧购入1-1和2-2两个平胆,实际上在博洛2-0领先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果然就是补到95分钟也要让祖记扳平,我想这场球就算打到99分钟也是有可能的,想想皇家社会怎样在补时10分钟时惨遭2-2扳平就知道了。

   说起“赶与诱”的话题,忍不住想说说澳门盘口,不错,在去年世界杯刚刚开始玩波的时候我也是从澳门盘口起步的,那时尚不懂盘口的奥妙,只是看看基本面和球路以及世界杯的统计数据后得出结论再简单地与澳门盘口比较从而做出选择,结果收获还不错,有点盈利。后来懂得了让得大或小,水位的高和低,变盘的赶与诱,还有初盘的庄家心理,反而没什么盈利了(可能是我功底太浅吧),有时很有信心的球因为变化却不敢投注了,有时又上了庄家得当,常常赢几场又输几场,最后没帐算,纠其根本,无非是因为亚盘本身回报低的缺陷和根本无法认定操盘手的思路所致,这都是只要你还在玩亚盘就无法回避的问题,唉~~东方人和西方人思维上的差异在玩波这个问题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 足球赔率知识网 www.zuqius.com --------
顶一下
(66)
100%
踩一下
(0)
0%